为梦出发 为爱回家
央广网成都2月3日消息(记者贾宜超)在深圳打工的戴勇刚一家五口,终于搭乘上幸福专列回到了四川老家。整整21年,这位独身闯沿海的小伙子在大都市站稳了脚跟,从独爱川菜的麻辣喜欢上了粤菜的清淡,从独自一人到
Category :北京app开发
Time ::2019-02-04
Client :

  央广网成都2月3日消息(记者贾宜超)在深圳打工的戴勇刚一家五口,终于搭乘上幸福专列回到了四川老家。整整21年,这位独身闯沿海的小伙子在大都市站稳了脚跟,从独爱川菜的麻辣喜欢上了粤菜的清淡,从独自一人到组成了一家五口的幸福小家庭。流失的岁月带给人们成熟,环境改变着人们的心态和思维方式,但是回老家过年的那份心愿似乎亘古不变。

瞧这一家子(央广网记者 贾宜超 摄)

  今年的第一条朋友圈:“回家啰”

  “快出来,要迟到了……”

  清晨5点,深圳大浪街道石凹村还沉睡在夜幕中,在戴勇刚租住的30平米小屋里,早已热闹的掀开了锅。2岁多的双胞胎女儿兴奋地跑来跑去,9岁的儿子不停催促爸爸妈妈:“快一点,快一点,要赶不上火车了”。

  从深圳的家开车到广州站需要2小时,戴勇刚一家提前4个半小时出发,赶上了9时43分的D1853次列车。安顿好妻子和孩子们的座位,他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劲,发了2019年的第一条朋友圈:“2019幸福列车,送我和农民工朋友回家啰,非常开心。”

  戴勇刚: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戴勇刚坐在列车上,这样给记者介绍自己。“小强”是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对一只蟑螂的诙谐称呼,比喻人时意喻坚强。

  听着他娓娓道来的故事,记者明白了他为什说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了。想象的出,在过去的21年里,这位坚毅的四川小伙子吃了多少苦。在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地方住的大冬天,他偷偷跑到工地的顶楼过夜,用牛皮纸、报纸盖在身上。感冒了买碗面,靠加辣椒治感冒。

  他说,在深圳的这些年,他干过很多工作,从五金厂、鞋厂到电子厂,从普通工人、技术员,再到生产管理员,一步步扎实走过。学习、历练和打拼带给他的是收获,如今他已是深圳一家企业的网络销售经理。

  收入高意味着责任和压力。就在出发的前夜,因为赶白天没有做完的工作,戴勇刚只睡了20来分钟。

  两年多前,妻子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3个孩子改变了原有的结构,妻子放弃工作专职照看孩子。因为心疼丈夫,妻子曾想带着孩子回老家,但是被丈夫拒绝了。记者问他缘由,他说:“不能因为负担重了,就把孩子留在老家,这样老人过不好自己的生活,小孩子也得不到好的教育。

久违的味道和幸福的时刻(央广网记者 贾宜超 摄)

  21年里遇到两次过年“意外”

  21年,戴勇刚回过5次老家。回老家过年,2017年是第一次,这个难得的第一次还造成了一次“意外”。戴勇刚讲起这件事时忍不住笑了,春运开始放票后,他在手机上刷票。本来是买深圳到成都的票,刷着刷着不小心切换成了成都到深圳,并立刻付了款。直到隔了很多天,无意中发现票买反了。

  到手的火车票没了,自责和失望的戴勇刚一狠心,临时改了全价飞机票。飞机票太贵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在刷到火车票的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已经通知了老人,孝顺的他想到了老人们掰着指头数日子的每一天。内心告诉他要回去,哪怕代价有些大。

  今年,大儿子学校放假时间一定,戴勇刚就又开始在手机上刷票了。“买到票就回家”,是他今年很早就定下的计划。但是,别人刷票就刷1张,自己要刷3张,尽管他刷不过别人,但还是在天天刷。结果,一天天过去,自己始终没能刷到票。

  “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告诉记者,就在回家的计划已经落空时,他听到了四川要接“川籍农民工回家过年”的消息。

  你说这是不是典型的开心坏了?

  风驰电掣般的列车快速缩短着广州与家的距离。列车上,戴勇刚逗着怀中的小女儿:“想不想爷爷奶奶?晚上就能看到爷爷奶奶了。”

  突然,手机的铃声响起,刚接通电话就掉线了,火车钻进了隧道。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自从父母知道自己要回家过年,天天打电话。”戴勇刚说:“我妈开心坏了,给她说了晚上才到家,她还问我要不要回来吃午饭?你说这是不是典型的开心坏了?”

  个头不高,略有些发福的戴勇刚,留给记者的是理性、坚强、外向的印象,但是提到父母亲时,他还是流下了眼泪。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后,他说:“其实老年人是很想我们的,但是我们自己的条件有限,要有条件我想年年都回家。”

  久违的川味大餐和团圆的幸福

  城市的灯火已经成为主色调,火车准时到达成都东站,这个五口之家终于呼吸到了老家的味道。戴勇刚的故事,引诱着记者的好奇心。征得同意,记者与这一家子再次挤上同一辆汽车,一路向南开去,两个小时后,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眉山市仁寿县钟祥镇的老家。

  夜幕中,站在门口等候的父母、岳父母和几位亲戚迎了过来,三个娃稚嫩而亲切的呼唤,让四位老人心花怒放,尽享人间最幸福的时刻。

  岳父母家距离亲家的家还有10多里,女儿女婿回来了,老俩口同样高兴的不得了,他们尤其想念三个娃。为了当晚就能见到女儿女婿,老俩口下午3点就来到亲家家中等候了。

  戴勇刚的岳父曾文清告诉记者:“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都很想呀,都在守候盼望守候盼望。像我们这种老年人啊,每年都很希望子女回来看一看,子女能回来那是非常高兴的。”

  戴勇刚母亲上午问火车上的儿子,中午回不回家吃午饭。放下电话时,母亲一定笑话自己“老糊涂”了。结果这顿午饭一直持续到了23时。夜幕中的小镇格外安静,在戴勇刚家中,热腾腾的饭菜才刚端上桌,一家人围坐一起举杯,享受着团圆的幸福。

  告别戴勇刚一家时,老人们坚持要送记者一些自家地里长的耙耙柑,耙耙柑很好吃,标准的名字是春见橘橙,享有“柑橘皇后”的美称。细细算来,春见橘橙于1996年扎根中国土地的前一年,戴勇刚背井离乡去深圳淘金。未来不可知,一切都在不可知中悄无声息发生着变化。改了名的耙耙柑果真如百度上形容的那样“脆嫩多汁,酸甜适口。”戴勇刚夫妇和三个娃的口味也变了,从麻辣到清淡,变得不仅仅是口味。

  透过返回成都市里的车窗,夜晚的风景一一流过。戴勇刚一家的幸福,似乎也感染着我,平淡的生活难道不是幸福的基础吗?